栏目导航
环球网:大幕开启!“乱港分子彻底出局”
浏览:181 发布日期:2021-05-23

权威专家:游戏规则将根本性改变,乱港分子彻底出局。

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4日晚举行预备会议,通过了大会议程,其中包括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提请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的议案,至此,外界高度关注的如何落实“爱国者治港”,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将从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开启。专家表示,倘《决定(草案)》此次经由人大表决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或将在未来一到两个月内作出处理,制定改革方案。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这意味着中央已下定决心,从根本上改变香港长期以来的政治“游戏规则”,即让政权牢牢掌握在爱国者手中,让“反中乱港”分子彻底出局。

新闻发布会现场 图源:中国网

“中央已下定决心从根本上改变香港政治‘游戏规则’”

4日傍晚,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抵达北京,将列席5日召开的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议程公布之后,林郑月娥随即发表文章表示,对人大会议将审议有关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的方针政策表示欢迎。她在社交媒体文章中表示,特区的政治体制是中央事权,“我尊重中央主导制度的完善,再次由全国人大为特区排难解困,特区政府会全力配合,做好所须的本地立法和社会解说工作。”

林郑月娥(资料图)。图自林郑月娥脸书

此前,对于“爱国者治港”的内涵,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夏宝龙曾表示,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是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的关键。为此,要完善有关制度,确保香港的政权机关牢牢掌握在真正的爱国者手中。

对于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相关议题,在4日晚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张业遂做了如下说明: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是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的情况表明,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需要与时俱进作出完善,为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提供健全的制度保障。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行使宪法和基本法赋予的职权,从宪制层面对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作出决定,既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权力,也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责任。

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发言人张业遂 图源:中国网

“中央正式开启对香港选举制度的全面改革,意味着中央已下定决心,从根本上改变香港长期以来的政治‘游戏规则’,让‘反中乱港’势力在政治体制内和社会上的生存空间快速收窄,进而达到西方势力对其不再倚重、更多港人对其失去期待、香港走向长期政治稳定的多重目的。”4日晚,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对《环球时报》记者做出这样的分析。

他同时说,香港选举制度改革也会让港人认识到搞政治斗争与对抗只会把香港拉进危机与深渊,亦使香港亟待解决的诸多经济社会民生议题更加难以解决,“相信这次改革后更多港人会意识到‘反中乱港’势力将无以为继,越来越多的人会转向寻求爱国者的协助,减少与中央对抗的动机。”

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4日对《环球时报》表示,香港宪制秩序长期面临两个重大挑战,一是国家安全,二是民主发展。去年香港国安法的颁布和今年选举制度的改革,正是在两个维度上对香港的宪制秩序进行调整与重构,这是中央以法治的方式和负责任的态度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重要体现,更为后续香港一系列制度、秩序的重建和完善提供了坚实的基石。

国安法落地仅用月余,香港选举制度改革要多久?

香港选举改革将以怎样的时间表完成修法过程?刘兆佳表示,香港选举制度改革在一定程度上将效法香港国安法出台路径,即整个改革过程将由中央主导,充分运用宪法赋予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制权,而非走香港传统政改“特区提交报告-全国人大决定-立法会表决-特首同意-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五步曲”流程。选举改革经由全国人大表决后以《决定》的形式定出大方向,授权全国人大常委制定具体的改革方案,再由特区政府依据该方案修改香港一系列有关选举的法律,落实中央要求。“整个过程预计将很快”。

回顾去年香港国安法落地,从5月21日晚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公布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的议程,到6月30日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后正式颁布实施,前后共用时约一个多月。

不过,与国安法直接颁布实施不同的是,选举制度改革还需要一个香港本地的修法过程。田飞龙表示,因香港本地已有一套选举制度,所以选举改革有一个香港本地立法转化的过程,即本地修法程序。综合考虑制度改革的迫切性、本地修法过程和今年秋冬季可能开启的立法会选举,料想整个修法程序将“会在合适的时间完成,为下半年香港的选举提供完备的制度基础”。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香港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弘毅的看法与田飞龙相近,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倘若《决定(草案)》此次经由人大表决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或将在未来一到两个月内作出处理,制定改革方案。随后,特区政府需要数月时间依照该方案修改一系列选举法案,并交立法会审议表决。

国安法落地与选举制度改革完善“一国两制”两大根基,香港走进“积极、主动、融入的2.0时代”

“国安法扎紧了香港国家安全的‘篱笆’,选举制度改革则确保未来香港的公权力牢牢掌握在爱国者的手中,从这一意义上来说,国安法颁布和选举制度改革完善了‘一国两制’的两大根基。”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原副院长顾敏康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有分析认为,自2019年10月底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在香港“修例风波”的大背景下围绕治港提出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政策主张以来,中央治港政策开始发生大幅调整,香港“一国两制”逐渐从消极、被动、区隔的1.0时代,进入积极、主动、融合的2.0时代。可以确定的是,在这一大趋势下,在国家安全与选举制度两大领域后,中央对香港治理的改革动作将不会停止。

田飞龙认为,除国安和选举外,特区政府未来仍有很大自治权和法律空间进一步修补香港本地制度漏洞,比如落实社会对香港司法改革的诸多建议。而在此之上,根据基本法,中央对香港的司法权也有宪制上的解释与监督权力,未来或许会将这一权力进一步常态化与制度化。

顾敏康则表示,大的漏洞虽然正在补上,香港还有很多中小问题亟需解决,比如改革土地制度、改革公务员制度、厘清港人国籍问题、解决贫富差距问题等,在政治环境逐渐清明后,中央和港府需要将更多精力投入在这些方面。

环球时报社评:

香港方向,美国的双标又被捉个正着

这两天,太平洋(601099,股吧)两边的立法机构都在行动。美国国会众议院星期三通过了一项大规模选举改革法案,该法案涉及选举进程的方方面面,除了明确提前投票的相关规定、剔除阻碍选民投票的规定、限制大金主对政治的影响等,还要求各州设立独立委员会,根据人口数据重新划分选区界限。

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4日晚举行预备会议,通过了会议议程,其中一项就是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提请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的议案。这意味着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选举制度可能有所修改,而舆论普遍认为,完善的方向是要真正实现“爱国者治港”这一原则。

这是中美两国针对全国和区域选举制度各自所做的调整努力。两国的国情差异很大,调整所针对的选举规定不是一个层级的,发起这次调整的情形也很不一样。但是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原有的选举办法与当下形势出现了不适应,调整的目的都是为了确保选举进程不被一些势力操纵,与公众的真实意愿更加匹配。

实事求是说,美国众院通过的法案在美国引起的争议比较多。由于重新界定选区对民主、共和两党都利益攸关,是围绕该法案最大的斗争焦点。它在众院受到了共和党议员的集体抵制,仅以微弱优势通过,它能否在参院获得通过相当不被看好。

然而美国的选举法需要根据现实的变化进行调整,美国两党都不反对。随着人口流动,有的选区流入了更多人口,有的选区则出现人口减少,众院的席位调整就有可能发生。此外,随着生活场景和技术的变化,过去的一些选举元素亦可能过时,新要求浮上水面。但是如何调整,两党斗争激烈。这一斗争眼下正在路上。

令人难解的是,美国为如何修改选举法打得不可开交,却转过头来指责中国全国人大依法对香港特区选举办法进行调整。美国舆论机构日前率先行动起来,给这一调整扣帽子,宣称它将打击香港民主。他们竟然不觉得自己这是在搞赤裸裸的双重标准,“只许自己放火,不许他人点灯”得太久了,他们已经变得麻木。

其实香港是文化和治理方式最接近西方的中国特别行政区,这里发生的许多事情与西方发生的类似事情能够形成很强的可比性。但是美国的精英们经常无视这种可比性,对同样现象进行截然相反的道德评价,最著名的莫过于美众议长佩洛西赞美香港骚乱是“美丽风景线”,而这样的“风景线”导致了香港立法会被暴徒攻破,之后美国国会今年1月遭抗议者占领,美国政界舆论界却一片斥责。双标已在美国模板化,毫无道德障碍。

美国示威者冲进国会大厦

各国有自己的法律,现代法律的目的都是为了维护应有的秩序,使政治制度顺利运转,维护人民的根本利益。对选举办法进行修改,针对的都是已经暴露出来的问题,修改得好不好,只有用实践来检验。中国是主权国家,香港是中国治下的特别行政区,它的选举办法该不该修改,怎么修改,只有中央有决定权。

就像中国不应对美国众院该不该通过大规模改革选举随便发表意见一样,美方也不应对中国如何完善香港的选举办法说三道四,更不应认为他们有权利干预中方的这一进程,他们需要一份尊人者自尊的集体涵养。这是我们的一份告诫,最后要说的是,他们如果继续那样的干涉表演,演砸的尴尬将在前方随时等着他们。

(本文系《环球时报》社评,原标题:香港方向,美国的双标又被捉个正着)

责任编辑:杨杰